服务热线:400-1090-700

您现在所在位置:主页 > 君山动态 >

山里人的北京梦

人气: 发表时间:2020-07-11 20:16

  我生在鄂西大山中的五峰农村。唱了几十年《我爱北京》,可从来没没有一次到过北京。曾在梦中,一次一次的看升旗、游故宫、登长城。醒来,这个愿望就更迫切一些,每次,都在找机会,每次,愿望就更迫切,每次在纠结中纠结……

  我的家乡,山前是山,山后是山,仰首是山,低头是山;山连着山,山叠着山,山上有山、山外还是山。影影绰绰的群山像万千睡意未醒的仙女,凝眸不语,含情脉脉。可是早前的我们“靠山”很穷,交通不便,信息不灵,为了饱肚子,只能把去北京放进梦里。

  曾听到过北京的张亮爷爷说:“北京有长城、故宫、颐和园、天坛……那好似长龙的长城。从东头的山海关到西头的嘉峪关,有一万三千多里。单看那数不清的条石,一块有两三千斤重,那时候没有火车、汽车,没有起重机,就靠着古代劳动人民那无数的肩膀无数的手,一步一步地抬上这陡峭的山岭。多少劳动人民的血汗和智慧,才凝结成这前不见头、后不见尾的万里长城……”

  我好想去北京玩一玩,开一开眼界……去故宫看一看里面的古董。去登长城看“世界”。去王府井吃烤鸭,吃许多许多好吃的东西,去看鸟巢……首先我要到故宫去看一看里面是什么样的。以前皇上住的地方是不是非常的豪华,是不是四面金碧辉煌散发着灿烂的金光。里面的古董也是不是雕刻精细,图案也是不是美丽如花。让我们看的人,如入山阴道上,应接不暇。俗话说的好:“不到长城非好汉。”意思是到了北京,必须到长城。假如我到了长城,看到那一块一块大石组成的长城,就想到秦代人民的辛苦劳动构成的,这是人们智慧的结晶啊!一到长城,想起了“孟姜女哭泣长城”的故事,我就情不自禁的流下了眼泪。我要在长城顶峰上去眺望“世界”……

  我是多么地希望去广场,去看看毛主席的画像,亲手摸摸雕刻着蟠龙花纹的汉白玉石桥,然后站在城楼上,看一看北京的古老建筑以及那里的美丽风景啊……北京是一座美丽的都市,四季的节奏总是那么明快:春就妩媚,满世界绽放着娇艳欲滴的花朵;夏就热情,白桦树阔阔的叶子在阳光的照耀下跳动着金子般的光芒;秋就诱人,各种水果成熟得香气四溢,西山红叶绚烂得蛊惑人心;冬就素雅,北方特有的落叶阔叶林都只剩下寂寞的树枝,三不五时下场小雪滋润一下白桦树干渴的眼睛。其实无论从哪个角度欣赏北京,它都同样具有无穷的魅力吸引着你。在我的印象里,北京总是天高云淡、碧空万里……

  如果这是真的,我想这一定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旅游。最令我神往的要数每天的升国旗仪式了。我无数次在电视上看到过,每天清晨,英姿飒爽的军人迈着整齐有力的步伐从走出,升旗手神圣的举着鲜艳的五星红旗走在最前方,而在升旗手的两旁是两位护旗手,手里拿着步枪左右护卫。紧跟后面的就一个方队,他们无论从哪个方位看,都是整齐划一,威风凛凛,国旗每天都会和朝阳一同升起。在村里,我听去过广场的人介绍:“进入广场后会有一条东西路,这个路叫‘长安街’,南边是我国的升旗台,再向前方是人民纪念牌,最前方就是毛主席纪念馆,左边是军事博物馆,右边则是人民大会堂。军事博物馆和人民大会堂遥遥相对,像两位解放军战士守卫在这里。”听了这些话我越发向往,真想早一天实现愿望。

  在读书时,曾读过老舍先生的《想北平》一文,他曾提过“喜爱北平的花多菜多果子多”。是的,无论春夏秋冬,北京都象一个巨大的花园,尤其是四、五月间,更是花团锦簇、百枝绛点、千树妍喧。而三月的明媚、三月的鲜花、三月的斜风细雨以及三月的柔情与浪漫,全与北京无关。她只有风,夹着内蒙古呼啸而来的黄沙,没头没脑地往路人黑亮的发梢里、温暧的怀抱里钻,不管你愿不愿意,也不管你在干着什么。五彩斑斓、款式别致的头巾在三月里格外耀眼,风沙吹迷了眼,却让丝巾抢尽了风头。四月是北京骄傲的日子,仿佛是在一夜之间,树枝吐绿了,花也绽开了。墙边、野地、公园、小院都有春花在招摇,整个城市完全包围在花的海洋之中,桃花、樱花、海棠花、玉兰花、梅花……极目四望,到处花团锦簇,撩人心菲,一时之间真有些“乱花渐欲迷人眼”的感觉。玉渊潭公园里,透白的樱花花瓣雪一样开在枝头;中山公园里密密的郁金香静静地盛开,芬芳扑鼻;阳光下,白玉兰为古朴的颐和园平添了一份淡雅和神秘;植物园的牡丹,“魏子”、“大胡红”、“梨花雪”、“乌龙卧墨池”等珍贵品种相继吐露芬芳,姿态万千,国色天香,尤其是浇过水后沾着亮晶晶的水珠,闻着花香,头上是暖洋洋的太阳,人像要融化在花里一样。

  那时读这篇课文的时候,那感觉就像是猫爪于心。读了一遍又一遍,每读一遍又越是勾起去北京的思念。

  然而,在改革开放前,对于祖祖辈辈都生活在大山里的人们来说,是一个可望而遥不可及的的地方。大人们曾经把到北京广场里逛一逛当做是最幸福的一件事,孩子们曾经把到广场看升旗当成是最大的梦想。

  走出大山看看北京是一代代山里人的梦想。尽管山里人不知道山外的世界,真正的北京什么样,然而纯朴善良的山里人宁愿相信山外是另外一个桃源。当富农政策的阳光照进山里时,山里人的钱袋鼓了。这些年,山里的公路建设如火如荼,村村通公路,四通八达的公路连成网,首都北京的魅力吸引着不甘落后的山里人。

  在山里人的眼里,有山便有一切。千百年来,梦想北京奏成了山里人生命的主旋律。因为梦想,山里人的生活,才有了鲜艳的色彩,才有了诗意盎然的内容。然而,在30多年前,这里的人们却守着茶树饿肚皮,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期,这里就变了,一年一个变化,变得让人难以置信。

  从八十年代“走科技兴粮稳路、走科技兴茶富路”、到九十年代的“打造茶叶专业茶乡”,再到二十一世纪初的“打造绿色生态茶乡”,这一步步起来,正是小镇人把茶叶看成衣食父母的通俗表述。很早很早,这深山山寨就开始了“雨季繁荣”。每年春夏,是土家人最忙碌的日子。他们制茶、采茶、接待从山外千里迢迢赶来的商贩。小镇人要赶在“清明节”前后,把茶叶送出山外,换回油盐、火柴、百货、布匹。当一条“之”字形的公路伸进了山里,山里人便闯进了都市,不仅推销茶叶,还把当地悠久的茶文化介绍给了城里人。山里人,揭开了茶叶历史性的新篇章。随着乡镇企业的崛起,采花毛尖集团化的公司运营融入茶叶企业经营,茶叶开发越见红火,从绿色革命开始,镇上运出的一车车茶叶,国际博览会和“湖北省第一茶叶品牌”等等金奖好评,人们可以看出,茶叶变了,变成了受市场欢迎的千姿百态的新产品,开发的毛尖芽茶、虎狮系列茶、毛尖王、珍眉等系列名优茶变成了小镇人通往小康富裕之路的金桥。当百名茶叶推销员在全国二十多个大中城市开设了“窗口”时,小镇也悄悄地从产值64万元上升至一亿元以上。

  “梦想是神奇的营养,催促我开放,想唱就唱要唱的响亮,就算没人为我鼓掌,至少我还能勇敢的自我欣赏。”

  今天,我要骄傲地告诉大家:“我们的梦想快要实现了!我们也有钱了,山里人交通方便了!明年十一,北京再见!”

本文TAG:彩神网下载平台